位置:首页 > 热门 >

周星驰亲自到深圳面试她 新任"星女郎"称压力太大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2-05 18


距离周星驰上一次导演的作品《美人鱼》,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,这三年期间,周星驰只作为监制推出过《西游伏妖篇》。
直到《新喜剧之王》定档2019年的大年初一,以及大规模地进行宣传,女主角鄂靖文才出现在了公众视野。
《喜剧之王》被无数观众奉为经典,柳飘飘更是大家心中的“白月光”,鄂靖文20年后重演《新喜剧之王》,“星女郎”既是光环,也是非议。

但无论如何,鄂靖文火了,在配合影片的宣传中,鄂靖文一天要接受数十家媒体的采访。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到达之前,工作人员告知可否让鄂靖文吃一口晚饭休息一下,“实在太累了”。
穿着酒店一次性的拖鞋小跑过来,是记者对鄂靖文的第一印象。“不好意思,去吃了口饭”,看到镜头还在调试,鄂靖文瘫坐在椅子上,“等开始录了叫我,我就挺拔起来”。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韩阳/摄
三次邀请,才打消顾虑去面试
鄂靖文是个东北女孩,在《新喜剧之王》前,她大部分的工作是出演小品、综艺和参演一些配角的电影。因为本身性格爽朗的缘故,鄂靖文从毕业后开始,一直接触着喜剧。
和周星驰第一次产生交集,是大约在四年前。《西游伏妖篇》的副导演找到鄂靖文,告诉她星爷将监制一部新戏,“问我有没有兴趣客串一个很小的角色,他跟我说很辛苦,每天都要熬夜,然后没有太多的戏份”。
鄂靖文问那位副导演:“有台词吗?”得到副导演的肯定后,鄂靖文惊喜地回应:“我愿意!有台词就行。”
到了片场,鄂靖文才意识到自己“受骗”了,“开拍之前我发现,我演的角色根本没有台词,我就在旁边站着,然后我就很伤心生气”,鄂靖文随后将副导演的微信拉黑,再未联系。
时间到了2018年9月,副导演突然电话找到鄂靖文,“他说你好,你还记得我是谁吗”。鄂靖文生气又无奈地表示:“我记得你,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。”
其实鄂靖文的命运,就随着这通电话发生了改变。那位副导演向鄂靖文解释,“我们之前有误会,这次我又在星爷剧组里做副导演,我想邀请你来面试”,当时的鄂靖文不愿再相信,也不想再上当,于是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副导演。
没想到,过了几天,副导演再次打来电话,“他说这回不是龙套角色,不是站在那里了,而是女主角的戏份,他问我不想来试一下吗”。没想到鄂靖文再次拒绝,“那我更不想来了,星爷的女主角,我怎么可能有希望”,说完谢谢,鄂靖文挂了电话。
故事如果只发展到这里,鄂靖文的人生可能还将继续“平凡”下去,但是她接到了第三通电话。副导演告诉她,“这次不是我邀请你,星爷看了你之前的作品,觉得你合适,希望你能来香港面试一下”。“那我怎么确定你不是打着星爷的旗号在忽悠人”,鄂靖文还是无法相信,直到副导演给鄂靖文看了导演组的群聊天截屏,鄂靖文才真正意识到,星爷对她发出了邀请。
“星爷为什么会看中你呢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鄂靖文愣了一会儿,“我也不知道,他看了我的表演视频,可能觉得我的表演风格和他想要的是吻合的,就是比较生活、接地气,不是飘在上面的,和我本人差不多”。
去不了香港,周星驰特意跑来深圳二轮面试
准备好面试后,鄂靖文前往香港,在公司的会议室里,她见到了周星驰。
“很低调,稳重,话不多,好像有点严肃,反正不是很开朗”,是鄂靖文对周星驰的第一印象。
那次面试给鄂靖文留下了深刻印象,周星驰让鄂靖文不停地转换角色表演。“他让我演神经病,没有台词,就自己发挥,演着演着他说好,现在我需要你演个弱智,需要你演个可爱的人,演个小孩,演个太太,我听着口令不停地换。”

图片来源:主办方供图
面试了整整一个下午,结束后鄂靖文从香港离开回到深圳的酒店。在以为一切都已结束时,鄂靖文收到工作人员的信息说,“你先别走,我们需要你再面一次试”。“可是我的港澳通行证出关了就不能再进去了,我怎么再面第二次啊”,没想到工作人员直接告诉她,“没关系,你就在深圳待着,星爷从香港过来给你面试”。
第一次感受到“特殊照顾”,鄂靖文难以置信,怯怯地问:“真的吗,很多人吗?”工作人员被逗笑了,安抚她,“就你一个,星爷为了你从香港过关来面试”。
于是在第二天,鄂靖文再面试了一下午,只是难度加大。之前积累下的喜剧表演经验,也都在那次面试中发挥出了作用。周星驰除了考验鄂靖文的喜剧表演功力,还看重她深层的表演,比如对情感细腻度的拿捏。
两轮面试结束,鄂靖文正式收到周星驰《新喜剧之王》女主角“如梦”的演出邀请,这不仅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演主角,而且一跃攀到了顶峰成了“星女郎”。这样的意外,是29岁的她从来不敢奢望过的梦。谈到此事,鄂靖文时至今日仍然感到激动和不可思异:“我不敢相信,后来人家很确定地说,就是你,就是你,你快回家收拾行李吧!”
不在意外界批判,但不想让周星驰失望
据鄂靖文介绍,《新喜剧之王》共开拍了三个月,但“星女郎”并不好当,周星驰对演员要求非常严苛。“在我看来可能很简单的一个镜头,台词可能只是一句话或一个反应,但他会拍二十多条,只是为了寻找他想要的那种细微的变化。”
如果没有达到周星驰的要求,面对的将是沉默,而且明显能看到他脸上不满的表情,“他不爆发,不啊啊啊喊出来才会让你害怕,他生气了就是会让人胆战心惊”。
除此之外,周星驰对演员的指导亲力亲为,会向大家讲解他想要的人物状态,鄂靖文表示因为周星驰国语不是很好,担心大家不能理解,有时会亲自来指导和示范。
虽然工作上严肃,但私下中,鄂靖文透露周星驰有时会开玩笑逗大家。令鄂靖文印象比较深的是,有次在片场大家都很忙,鄂靖文想去洗手间,但看到大家忙碌的样子,她不敢说暂停。煎熬中她看到周星驰起身去洗手间,“快快快,我马上起身跟在他后头”,不过周星驰回头发现了鄂靖文,说“你干嘛”,鄂靖文回“我也上洗手间”,然后周星驰指着鄂靖文,对着片场所有人大声说:“她去洗手间了,所以大家要停一下。”
周星驰是一块金字招牌,“星女郎”更是万里挑一的幸运。张柏芝被周星驰挖掘时只有18岁,出演《喜剧之王》中的柳飘飘,获得了金像奖最佳新人奖提名,黄圣依21岁时从《功夫》的千人海选中脱颖而出,张雨绮在出演《长江7号》中的女主袁老师时,只有20岁……

图片来源:主办方供图
很多观众在见到鄂靖文的名字和海报时,发出了质疑,既没有惊人的容貌,也没有响当当的作品,她凭什么?
这一切鄂靖文其实都知道,她称自己会看外界对她的评价,“因为好奇心吧,但是我不太在意”。网友的苛刻和不满,是一把利剑,但鄂靖文的盔甲来自爱她的人给她的信任。“我觉得他们看到的,不一定是真实的,每个人对你的评价不一定是客观的,但是我在意真正信任我的人,我不想他们失望。”
成为“星女郎”,鄂靖文从不敢相信到力以赴。“我觉得自己特别幸福、幸运,同时觉得压力好大啊,怕观众大家不满意,怕星爷不满意。”
《新喜剧之王》和鄂靖文的人生状态有着多重相似的地方,剧中的如梦从跑龙套的小透明演员不断打拼,遇到一系列挫折和失败,直到最后成功。鄂靖文解读她心中的“喜剧之王”,就是想传达一种奋斗的精神:“我是个小人物,你们都瞧不起我,但是我不会瞧不起我自己,我慢慢地去历练,终会成功的。”
鄂靖文本人,在毕业后经历过迷茫,“被动,没有权利选择角色”,但机会到来,她也从不撒手。“我愿意尝试,即使人家觉得角色很小,但我觉得都是我的学习机会和宝贵经历。后来演着演着,很多喜剧话剧找到我,慢慢地我就锻炼出来,也被大家定义为是个喜剧演员。我不排斥,我喜欢喜剧,而且也能给大家带来快乐。”
从《新喜剧之王》后,鄂靖文获得了更多关注,但对她来说,自己仍是个普通的演员,希望继续踏实地演戏,当然成名可以带来更多。“我希望这部电影结束了会有更多的人认识我,观众也好,圈里的导演也好。如果觉得我还不错,希望他们能向我送来橄榄枝,让我多一些机会慢慢成长,成为更好的演员,别让星爷失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