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语录 >

翰院的风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8 08

总有风阵阵从小院穿过,涤荡我心胸。伫立于空无一院中,静静。抬头看天,只能望见足球场般大小一块苍穹,偶或印上几点云丛

。风从小院西门刮进,从小院东门穿过,把小院嘈杂一扫而空,只留下我一个孤寂心情。小院四壁,朱红墙,印满了小院沧桑,时光在上面缓缓流淌,风穿过,浮起点点星星涟漪,烙成斑斑驳驳影子。

忽觉得,古砖缝隙里有一种声音,和着风,在院子每个角落慢慢涌动,豁然汇入院根下大片阴影。 风拂过黑瓦,拂出斑斑光泽,顺着檐角,拂上那四边古槐,槐叶便悠悠荡荡飘过瓦背,栖于黑瓦之上,如蝶,或悠然飘到院中方砖地上,如梦,一枚枚汇成水彩图形,踏上去,分明踏到风,轻轻在脚底静卧,却又想盘旋起程,心于是不在平静。

从静寂台阶而上,仿佛走进一段无声历史回忆,风从耳边刮过,串起一幅幅熟悉老照片,挂满院边古槐。有翩然飘下,飘进这静寂寂小院墙角。不是秦砖,不是汉瓦,不是故宫森严,不是滕王阁矗立,没有诗意与神圣,可我仍一次次膜拜,让自己心情 在静寂小院中方砖上流淌,许多莫可名状惆怅与叹息飘落眼前。

“小院深深深几许?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”可这里无杨柳,无堆烟,更无许多帘幕,只是容纳下片片阳光,落于院中一半阴凉之旁,“小小院落如小小城,小小城里盛满静寂忧伤”,是谁诗句,我已忘记。

可在此,却从我心中溢出。许久了,浮于烟尘之中,穿梭于世态繁忙,把自己诠释成一个被柴米油盐盘剥大好年华流浪者,一点也不见年少时影子了。锐气一如地上方砖,被时光磨消全无光泽,只是坚硬与生涩。

小院月光轻柔,夜也轻柔,被轻风细细捆扎,抗于肩上,随意某个时刻一放,小院一下多了几分柔情模样。我视线顺着檐角,穿过朱红墙,甚或从方砖缝隙渗透到岁月深处,一点点品读无边苍凉与古朴忧伤。 心动了,盼风起;心落了,盼斜阳。让斜阳余晖,似一只青鸟,驮着我思绪飞到叫不上名地方,或任一处地方,那却不是我故乡。

故乡,我却不敢回望,只能梦里一次次让自己飞翔,在夜色中辨认它模样。许多时,把心事放进小院,把旧日时光放进小院,却如投入静无声息湖海,泛不起一点点涟漪,一如我心底。咬咬牙,把余生时光也一并投入,放于地上,堆于墙角,我能看地方,然后,悄悄迈开脚步,静静离开,不带一息声响。

身后,许多思念根须却在小院里伸展,蔓延,生长。 闭上双眸,不觉,心底泛起一阵阵清凉......

2013作于办公室
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